日志文章列表 --> 美文欣赏

2014年04月16日 09:01:55

荠菜情思

汪雄飞

冰河乍破,和风抹绿,一阵阵恬淡而舒畅的春韵在荡漾:春天来了,荠菜儿开了。

荠菜,关中人又称她为“荠荠菜”。几番春雪,一场透雨,荠菜就舒展叶苗。这时,迎春花已开满了,迎春花多会站方位啊!崖边高畔上,她笑盈盈地耀黄了天。而荠菜,朴素得很,地里田间,她默默地融入一片绿色海洋中。

荠菜是一种野菜,你就别巴望着她有多大的朵儿;开圆泛了,也只几星半点儿。小是小了些,但她质美味甘,的确是田园中出产的上品。人们在地里除草保苗时,荠菜总要挑出来另放着,回家后择叶淘洗,然后就往饭食里下。关中道上,庄户人家似乎不很精心于侍弄吃喝,但有时随随便便搞三五下,端出来的饭食却是要馋死王公的。玉米面搅团,用油辣子一泼,再加上下锅煮出来的绿荠菜,你看看,谁人能不馋?如果把荠菜用油一过,再放在笼屉里一蒸,荠菜疙瘩就黄澄澄的玉米糁,那口感绝对的好。至于煎炒荠菜,更是让你吃了还想吃。

生活在变化。荠菜能真正摆上宴席的,也是这不到半个世纪的事情。肉食酱品,精细蔬菜,大家吃腻了,野荠菜才能真正地解馋上味儿。当人们吃不饱肚子的时候,荠菜那是救命菜,人们只能吃出她的苦涩。人说八百里秦川沃野厚土,可在旧时代,照样有饥荒、年馑。

村里的老人口口相传,一提起民国十八年发生在关中道上那场惨绝的大饥荒个个就凄惶起来。“树皮树干都啃光了,人们就吃观音土,天旱死了,荠菜也没长多少,早被挖光了!”“为了一根荠菜,人们把头都打破了!”天灾人祸,荠菜早被一寸寸的辘辘饥肠消灭光了。

就是没有天灾,那日子也是一把的辛酸。传说中的王宝钏,不就是在唐的盛年,走出寒窑的门,一手系着篮筐,一手用铁铲挖荠菜来维系苦命吗?戏文是这样唱的:“打罢春来交夏天,春夏四季不一般。三姐不信菱花看,不像当年彩楼前”;“水盆里面照容颜。老了老了真老了,十八年老了王宝钏。”据说,王宝钏在苦等薛平贵归来的年月中,她挖遍了寒窑附近的五坡四野,到现今,那地方都不长荠菜。

远的不用说了。就说改革开放之前,在春三月农民的灶台上,总放着成堆垛的野菜,自然少不了荠菜。那是小“春荒”,家中余粮不多,新麦还没有下来,缺粮就以野菜代粮。

而今,农民锄草收拾些荠菜回家来,那是为了换口味;即就是城里人,节假日也有在野山坡上挑荠菜的。浴着阳光,感受着温暖清新的春风,或夫妻双双,或婆孙相伴……挖荠菜,爱心也乐融融地荡开了。

    其实,荠菜也是会开花的。清明前后,粉白粉白的荠菜花,如散落在田野中的亮眼睛,别提有多么的美。“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辛弃疾在《鹧鸪天》中是这样写的。


类别: 美文欣赏 |  评论(0) |  浏览(1212) |  收藏
2014年04月16日 09:00:38

遍地蒿草香

马科平

有一种春天的味道,吸纳日月精华,浸润雨水滋养,吮吸泥土芬芳,自然而香甜,令人不可自拔地迷醉。循着这脉飘摇的气息,我努力将那些滋味辨别,直到准确地做出判断,那是儿时挎着竹篮,手拿铁铲,在田野里找寻蜜蒿蒿的味道。

蜜蒿蒿,又叫白蒿、麦里蒿,是野生野长的。每年乍暖还寒,家乡的原野上,蜜蒿蒿勃勃而发,一丛一簇,风中送来缕缕独特的蒿香,沁人心脾。

原野上的蜜蒿蒿总是采不完。弯下腰,左边一簇新芽,右边一丛嫩苗。我与小伙伴用兴奋的眼神笑望彼此,低了头,小手翻飞。土质松散的地段,只需轻轻一提,一把嫩蒿便连根拔起。泥土瓷实的地方,铁铲贴地皮一铲,留了老根,过阵子再来又是一把嫩嫩的新蒿。

那些蜜蒿蒿,就这样一棵棵收集聚拢于竹篮,一篮篮被引领到炊烟袅袅的村庄。择好,洗净,常用面粉拌了蒸食。轻轻上笼一蒸,不用放油盐最好,一锅松软绵绵又营养的麦饭便做好了。品尝碧绿通透、蓬松可爱的蜜蒿蒿麦饭,带着草药醇香的爽滑,令人胃口大开。

还可将择洗干净的蜜蒿蒿,焯以开水,然后挤干水分剁碎,拌上肉末做馅,做出来的饺子,淡淡的泥土味道带了隐约的清香,一碗下肚,浑身隔天就通透了。蜜蒿蒿伏地而生,最接地气,有益打通人的血脉。

转眼过了清明,蜜蒿蒿便悄然长到尺把高。常常与作物争水争肥,农人们见了,必除之而后快。到了开花的时候,黄灿灿的小花,团团簇簇,挂于顶端,晚春的风里,轻轻摇曳,有点油菜的风韵。农人小心翼翼在麦田里搜寻,提前拔除蜜蒿蒿。这时的蜜蒿蒿,枝杈修长,坚韧干涩,连猪羊也不愿意吃,正所谓“正月茵陈二月蒿,五月六月当柴烧”。

麦黄时节,蜜蒿蒿细小的籽角抢先成熟。麦收时,也会被一起割下,成熟的籽角却早已晒干,一触即裂。人们收走了它的躯干,而它早已将其子孙广布于田野的角角落落。那些小小的种子,很有耐心,待在泥土中静静地等待。

春来蒿先绿,比柳芽还早。在刚刚苏醒的原野,随春天的脚步,满世界铺展蔓延,遍地蒿草香。四面八方的风里,散出的气息,清香扑鼻,甘醇无比。天然的滋味,在味蕾上停留,让人久久地回味……


类别: 美文欣赏 |  评论(0) |  浏览(1206) |  收藏
2014年03月17日 15:04:53

青春三月

 

三月来了。

明媚的阳光,吹面不寒的杨柳微风,兴许还有飞上天空的风筝,泛出青涩的树身。这个时候,正月和二月相间,我们感到缥缈、遥远,同时倍感空灵而不可捉摸。一切都在筹划之中,酝酿和谋略之中,还没有吹响那号角,高扬那旗帜,只是紧张地准备着。

三月里清风徐徐,润物无声,孩子们鲜艳的红领巾飞入眼帘,使人充满了对生命的祝福和期冀,放飞了对于整个年代的想象。树液流动,万物复苏,大自然睁开它的眼睛!这似曾相识的熟面孔的日子会勾起我们心底无限的回忆,回忆那春天里带上我们去麦地拔草的母亲,回忆我们那满头大汗冲进苜蓿地掐苜蓿的同伴,以及那掐苜蓿的“刀刀”;回忆起我们到深山里放牛,骑在牛背上相互打闹的情景;回忆涧河桥的冰柱子一滴一滴融化,滴下纯净的水滴;回忆我们热得脱去了厚重的棉袄,“三月三,大小驴都脱鞍” ,这是妈妈逗我们的童谣;回忆我们长了冻疮的耳朵、手和脚不再肿胀,以及令人愉快地消了冻疮的干痂;回忆起我们兴冲冲地跑进教室,大声背诵“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回忆起我们朗读的课文《小燕子》;回忆起我们在春天里一位又一位老师亲切的面孔,他们和蔼、纯朴、文气、柔和,像我们心中的太阳,更像我们人生旅途中的灯盏。虽然时隔几十年,老师的音容笑貌至今依然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诙谐、幽默、可亲、可敬!是他们用深思的头脑、有力的双手、大写的“人”字,将我们送出校门、送到远方,勾画了我们人生的早春!

在这淡淡的、暖暖的太阳光里,在这泥土的芬芳气息中,在这万物苏醒的春天里,你会真正感受到回忆深藏在你内心之中,那是多么恬静、温婉、美丽、深刻、纯真,那是多么亲切、平和、朴实、干净、甜美!那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绿意萌动的山涧、麦苗拔节的土地,会真正带给我们心灵的充实与生命的美丽!

春天是明净的、高贵的;春天是年轻的、清纯的;春天是聪颖的、知性的;它如同美玉一般,在温馨中给人乐趣和愉悦!


类别: 美文欣赏 |  评论(0) |  浏览(122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