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列表

2013年11月28日 17:11:44

“教育第一”关键在落实

翟晋玉

9月25,为纪念联合国“全球教育第一倡议”启动一周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纽约举行主题为“兑现全球教育承诺(Deliveringon the Global Education Promise)”的特别活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活动发去录像致辞,承诺中国将继续响应联合国的倡议,始终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努力让每个孩子享有受教育的机会,努力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

“教育第一”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去年926日启动的一项最高级别的全球倡议行动,旨在调动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将教育作为全球的“最优先事项”,从而推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在2015年之前如期实现。“教育第一”关注三方面的优先工作:第一,确保每个孩子平等地接受教育;第二,提高学习质量;第三,培养全球公民意识。

近年来,为实现教育优先发展的国家战略,中国在教育上加大了财政投入的力度,兴建了大量校舍,配备了更多的教学设施;提高了教师尤其是边远农村地区教师的收入;加快了教育教学改革的步伐,特别是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使千千万万间教室发生了深刻变化,无数被压抑着的学生和教师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解放,中小学课堂教学涌现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和创造性……这些都极大地改变了中国教育的面貌。

然而与此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中国教育的发展还存在很多不容回避的问题。在一些地方和区域,“三公”支出动辄上亿,却不能保证所有孩子在安全明亮的教室上课,不能让正在长身体的小学生吃到营养午餐。在一些地方和区域,教育不是第一,而是在后面,有时候甚至被排在了最后。一些地方政府抓GDP、吸引投资“抓出血来”,却把教育事业看得无足轻重。盖政府大楼、建广场动辄耗资数千万,建学校却偷工减料,给教师发工资更是哭穷没钱。

说到底,这种现象之所以普遍存在,关键还是某些区域的一把手思维存在问题。只要仍然让GDP的增长凌驾于人的尊严和幸福之上,将经济发展看得比人的发展更重要,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教育第一”。

联合国之所以提出“教育第一”,是因为教育是人类传承文明、创造美好生活的根本途径。正如潘基文指出的那样,“如果我们把教育放在第一,有尊严的生活将紧随其后”。教育代表着希望和尊严、增长和赋权,是社会脱离贫困的基石。随着国际社会对教育承诺的加强,教育将成为未来国际发展的核心目标。

研究显示,教育投资是收益最高的投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日前提交的最新数据表明,“教育改变发展”。如果所有妇女都有小学以上教育程度,产妇死亡率将降低三分之二。教育对于社会发展的作用可见一斑。

对于中国来说,要实现“教育第一”,就必须重新审视我们对待教育的态度,真正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并且,关键是要在现实中将“教育优先发展”予以不折不扣的落实。为此,必须建立健全教育的监督审查机制,确保教育投入足额到位,确保教师得到专业支持和发展,如此才能保证教育质量不断提升。而正如刚刚过去的国际教师节提出的那样,有“更好的教育”,才有“更好的世界”。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80) |  收藏
2013年11月28日 17:06:37

班会课要“曲径通幽”

      新学年伊始,有年轻同事找我求助:“李老师,我现在应该设计什么样的班会课?”

      我说:“马上该教师节了,建议你设计‘感恩教师’的班会。”

  同事微微失望:“我觉得行为习惯的养成更重要……”

  我心头一乐:怎知“感恩教师”的班会,就不会促进学生行为习惯的养成呢?创意班会,就是要“曲径通幽”。

  比如,新生报到第一天,我明明是想让学生走出中招考试的阴影,却只在班会上送给孩子们一首名为《南瓜》的诗:洋葱、胡萝卜和西红柿/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这种东西/他们认为那是一种空想/南瓜不说话,默默地生长着。然后深情地解读:也许你的亲朋好友不相信你们来到职业学校还会有前途,但是,老师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南瓜,是一个人才,就结出一个灿烂的果实吧!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老师和你们一起努力……

  学生自然会在《南瓜》这个“曲径”里,有所收获。

  再如,学生第一次进教室,我会讲一个关于奉献的《石头汤》的故事,并说:“我想在咱们班里煮一锅石头汤。而且我很高兴地发现,我刚刚把锅支起来,马上有同学往里面投放了盐巴和胡萝卜。现在,同学们回想一下,有哪些人在石头汤里放入了美味的菜蔬?”

  于是,近一段时间为班级服务的同学,一个个站起来做自我介绍,并接受同学们的掌声。每一次掌声,都让他们收获到付出带来的快乐。而那些不止一次接受掌声的孩子,则被推选为班干部,因为有目共睹的付出,他们在班级管理过程中也有了威信。

  这便是“曲径通幽”所营造的意境、体现的魅力。

  回到“感恩教师”班会课的设计,其实完全可以用类似的方法达到“异曲同工”之妙。我所设计的“感恩教师”班会,第一个环节就是让学生讨论“不尊重老师的行为有哪些?”——上课睡觉、玩手机、不写作业、给老师起外号、顶撞老师等;第二个环节是“你对老师知多少”,引导学生与教师“共情”,换位思考;第三个环节是“我和老师一起成长”,引导学生用包容的眼光,接纳不完美的他人;第四个环节是“我为老师找优点”,并把这些优点写到精美的卡片上,跟随祝福语,一起送到每一个教自己的老师手中……这不也是行为习惯养成的教育么?

  但是,也应该认识到:有些教师在创意班会课的时候,虽然也设计很多丰富多彩的活动,却只设计了“曲径”,忘了“通幽”。这无疑是很遗憾的。

      我曾到一所名校观摩一个初三班级的班会课。第一个环节是“为自己的选择负责”。6个学生各拿一个生鸡蛋并把它包严实,然后让同学们猜:哪个包好的鸡蛋被扔到地上不会摔碎。游戏最后,当然是有的鸡蛋碎了,有的鸡蛋却完好无损。这个创意不错,但主持人(或老师)却没有做任何引导升华,就进入了下一个环节,这就让学生不甚明了——怎样才能做到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班会的第二个环节是辩论“初三学生上网玩游戏的利与弊”。正反双方辩论非常激烈,也很精彩。但是,辩论的最后,主持人也没有告诉大家上网如何“趋利除弊”;第三个环节就更让人大跌眼镜了。主持人说:“初中同窗3年,我知道很多同学都有自己心仪的人,平时不敢表白,就趁着这最后一个班会,去表白吧……”学生自然是不好意思表白的——毕竟有这么多老师在听课!于是主持人反复启发,甚至点名:“某某,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啊!”但某某始终呈“启而不发”状,被催急了只好直接说现在不喜欢她了……

  自始至终,班主任都没有参与其中。这个班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幽”在何处?大家并不清楚。

  班会课结束后,很多老师都在唱赞歌,说充分发挥了学生的主体作用。班主任也很自豪地说:“一切都是学生创意的,我从没过问……”

  可是,真正地发挥学生主体作用是这样一种状态吗?恐怕不尽如此。

  在我看来,班会课可以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主题教育课,一种是主题活动课。在主题教育课里,教师会多讲、多提问(比如前文《石头汤》的班会);在主题活动课里,以学生活动为主,但教师必须在活动后做适当引导。因为学生是未成年人,他们的很多观点是不成熟、不全面的。如若教师不引导,课堂成果很难圆满地呈现。

      所以,无论用哪种形式,都不能忘记,我们走“曲径”的目的是“通幽”。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78) |  收藏
2013年11月28日 17:04:23

2013年11月28日  星期四  晴

1、和办公室王雪红、郑楠、胡萍、党俊杰同志一起整理2013年度教研室文明单位建设工作、综合治理工作的档案资料,准备迎接区文明办、陈仓镇的检查。

2、高中组同志开会研究进一步创新教研活动形式、提高教研活动实效的方法措施,最终形成通过开展以观课议课为主题、研训一体的形式完成下一轮高中联校教研活动,希望通过新的形式,能收到较为理想的效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9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