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11-22

冬日晴暖寻绿意

 

    如果现在仍然认为绿色是宝鸡冬季的奢侈品,那么只能说你缺少发现。

    只要你将目光锁定在市区北坡森林公园,便不难寻觅到有别于枯萎、萧瑟、疏落、凋零之外的绿意。

    当市区沿街硕大的梧桐飘飞着黄叶,时不时随风撒于路面,满树金黄的银杏一再提醒你季节更迭,远处山山黄叶飞旋,更远处白雾缭绕,一片灰蒙蒙、黑沉沉时,映入眼帘的绿就不单是一种颜色,而是一种心灵的抚摸、情绪的慰藉,仿佛一个多年未谋面的挚友等着相见。

    那么找吧!有绿的地方自然充满生机,完全值得呼朋引伴来攀登、出力、流汗。从坡底向上望去,整个坡面深陷于森森的林木之中,高矮不一,稀疏有别。一团团深浅各异的色块如挂毯般从塬顶悬下来,风过处,如波似浪,起起伏伏,摇摇晃晃,就像一个颇为顽皮的孩子,既想让人看清颜面,又躲躲闪闪,不住地逗引你,一刻也不想消停。

    尽管由下到上、由近及远,都像不经意泼过焦墨一般,但仔细辨认,还是有星星点点的黄色夹杂其中,似乎是一种必要的过渡,或是铺垫和陪衬。那绿绝对不是春日的鲜嫩、夏天的肥厚、初秋的丰盈,而是经过三个时令的洗礼、打磨、淬炼,褪去了有招摇之嫌的浮华,仅剩下荡涤过后幸存的积蓄。因而那色泽远观虽然还是以绿为主基调,但近看却有细微的不同,满树大致上还是浓密的绿,但一片叶子上却有部分正在由绿转黄、一个枝条上也是黄绿相间、一丛树冠上更是散布着黄斑,绿中透黄、绿中泛黄、绿中隐黄。面对这一情景,你会觉得自然法则既冷酷又无情,不住地改变着、征服着,每时每刻,从不间断。在这种铁律面前,因势而变、顺势而为大概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还是别忙着慨叹,赶紧走进心中的向往吧。一路向上,马路边茂密的女贞满身绿装,好像在嘲弄严酷的西北风,若想在它身上留下印记只能是枉费心机;小广场上的枇杷、棕榈,完全无视那冷血的掠夺,用不屈的顽强站在枝头留守;走不多远就会看见一棵香椿,簇簇不算太大的叶片,虽有黄意隐现,但总体上依然以绿为主。传统的凌寒君子雪松和柏树,四季不输气节,肆虐的寒风根本无法剥夺其本色,总是那么苍翠欲滴,把青绿慷慨地献给注视的目光。稍加留意,松柏还真不少,以前种的、新近栽的,孤身一棵立于路边、三五抱团居于花圃、一大片成群成林成景长于或平缓或稍陡的空闲坡地,惹得人总要多瞅几眼。那些曾经如霓如霞、似虹似练的桃树和红叶李之列,这时早已寂静无声,人们经过它的身旁,甚至连头都懒得抬一下。值得称道的是,由公园中心广场向西延伸的一条路上,两侧的松树筑起两道绿屏,密密麻麻、挤挤挨挨,置身其间,满眼都是此时此刻少有的新奇,徜徉流连其中,头脑中肯定难觅冬的概念。

    别人张扬时不显山露水,别人沉寂时依旧不变初衷;当四野碧绿,如洋如海时,不贪功倨傲;当大多数同类都难以抗拒季节的遴选,退出绿色阵营时,高擎绿色大旗才显得风骨独特,才更难能可贵。北坡的绿,就是这个季节不可多得的坚守者。

    请允许我改编唐人张九龄的一首诗,作为向您推荐北坡之绿的理由:北坡有佳木,经冬犹绿林。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举目皆可得,观之长精神。(转自《宝鸡日报》)

zWqX`nh .T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41) |  收藏